当前位置: 亚东资讯 > 汽车 > 国威科技倒下:中小零部件企业的生死关口

国威科技倒下:中小零部件企业的生死关口

发布日期:2019-11-05 18:36:53  浏览次数:405  

资料来源:第一财经

近日,一辆红色卡车停在国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威科技”)门口,操作者驾驶叉车举起白色颗粒状塑料原料袋。那些不知道的人会认为这是正常的备件物流操作,但事实上,这是供应商移除原材料。

“王国维欠我们几十万。老板让我们把货物搬走来还债。”一个年轻人告诉第一位财经记者。

沿着大门走去,在办公楼和车间之间的空地上堆放着许多成箱或半成品的塑料零件。工作人员正忙着清点人数,然后把他们装到卡车上运输。同样,这些也是用来抵消债务的商品。

当我搬进办公楼时,除了一楼半的开放办公区,仍然有人。其他大部分楼层都是空的。桌面上散落着未清洗的办公用品,乱七八糟。在一楼半的开放式办公区,国威科技也只有很少的员工,更多的是来的债权人或组织车辆厂临时生产的员工。

"我们的工厂在7月和8月停止生产,尽管那时订单不断增加。"一位留守的王国维科技工作者说。

在短短的两个月内,他看着他的同事们一个接一个地把他们的个人物品放在纸板箱里。债权人纷纷涌入。为了偿还债务,公司出售大量材料和设备。他还找到了一份新工作,并将很快离开乐清前往温州。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国威科技的衰落是由于其管理等原因,但资本链断裂的直接原因是订单的减少和会计期的延长,这是当地汽车零部件公司整体经验的缩影。

“许多人被汽车制造商拖死。王国维科技不是第一个倒下的,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安徽一家备件公司的总经理李兰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王国维科技停产对华辰的影响

今年7月,国威科技关闭了第一家工厂。"老板说主机厂一直压低价格,赚不到钱,所以他主动关闭了一家工厂。"王国维科技项目经理金虎说,然而,当时他并没有预料到公司会发生更大的变化。

今年8月,国威科技向员工发出通知,称“由于管理不善,它面临破产”根据公司管理领导小组的决定,从2019年8月1日起,各部门(包括行政人员和工程师)的员工将被停发工资,不再执行任何工作任务。"

这一举动在国威科技内部引起了相当大的轰动。

王国维科技成立于1996年。其主要产品包括汽车组合开关、中控锁等系统产品。其客户包括一汽、长安、奇瑞、华晨、上汽大众和SAIC通用汽车等近20家主机厂。员工总数超过1000人,2016年实现产值7.5亿元,利税1.58亿元。它是乐清最大的汽车零部件公司之一。

乐清一些不想在大城市工作的当地人都在国威科技工作,包括工作了10年以上的员工。在国威科技宣布暂停工资的第一个月,员工自发在办公楼大厅拉起横幅,同时为国威科技组织劳务派遣工人的70多家劳务公司也到当地开发区管理委员会投诉。

金虎表示,8月份,该公司没有宣布破产,只是被通知停薪休假一个月,但很快口头通知变成了“要求辞职表格”。随即,大量的辞职开始了。每天,员工都带着装满个人零碎物品的纸箱离开。

9月底,当第一财经记者访问国威科技查看破产进展时,该公司正在出售其资产。除了公司的几名员工之外,大多数其他人都是债权人、温州的其他本地零件供应商和华晨汽车的员工。

国威科技是华晨汽车部分型号零件的唯一供应商。国威科技停产,直接导致华晨汽车部分车型因缺少零部件停产。因此,华晨汽车暂时成立了一个工作组,从沈阳前往乐清,自费支付国威员工,从国威科技购买材料,并在国威科技的工厂组织生产。

华晨汽车的一名员工表示,该公司已经在温州找到了一家新供应商,新供应商将于10月份开始供货。巧合的是,第一位财经记者在国威科技厂见到了供应商的员工。他们计划购买国威科技的一些制造设备,这可以降低成本,加快生产组织的步伐。

对于破产的原因,温州的员工、债权人、主机厂和地方零部件同行有不同的看法。根据第一位财经记者的现场采访,它包括以下几点:

首先,国威科技的主要客户是独立品牌汽车公司。与合资企业相比,独立品牌汽车公司在过去两年的下滑幅度更大,导致国威科技的订单量下降。

第二,主机厂推迟的资金数额有所增加。国威科技上游原材料合同期为60天,现金结算。下游主机厂的结算最初是3个月和现金结算,但从去年开始逐渐变成3个月3个月的承兑汇票或3个月6个月的承兑汇票,导致资金压力急剧增加。

第三,战略错误。负责主机厂对接的国威科技一名员工表示,过去几年市场形势逐年下滑,国威科技仍致力于大幅扩张,包括在杭州建设新的生产基地。然而,为了得到更多订单,国威科技毫不犹豫地主动承担模具开发的成本。它以低价竞争。投入了许多模具成本,但没有产生有效回报。

王国维科技的一名高级官员指出了家族企业治理的问题:“家族企业不信任外人。当第二代开始接管时,分水岭就会出现。”

汽车工厂将压力转嫁给零部件企业

接近国威科技破产的时候,为东风玉龙和中泰汽车生产车身零件的杭州汽车零部件公司也陷入停顿。该公司的下岗员工告诉《第一财经新闻》,仍有几个月的工资未付。记者询问东风玉龙自去年以来一直处于接近停产状态,月产量只有100~200辆左右。中泰今年的汽车销量下降了50%以上。

安徽一家汽车智能控制系统供应商表示,其主要客户是拥有独立品牌的当地中小型汽车零部件公司,这些公司今年面临巨大压力。今年,该公司完全停止了乘用车业务,专注于商用车客户。

“还钱太痛苦了。我总是拖欠一两年,法律诉讼只涉及汽车和房子。”该公司的一名员工尼·云开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中国汽车轮胎行业的整体困境更加明显。山东东营市中级人民法院去年8月4日发布的信息显示,根据广饶县金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申请,山东永泰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泰集团”)的清算案件于2018年7月16日被受理。迄今为止,曾在全球轮胎行业排名第32位的永泰集团已经正式破产,这是中国最大的轮胎企业破产案。

据数据显示,永泰集团总资产35亿元,员工总数达5000人,年产全钢载重子午线轮胎150万套,半钢载重子午线轮胎600万套。

去年,山东东营中级人民法院还发布了16家企业投资者重组招聘通知,其中8家为轮胎企业。根据冠安天下(北京)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发布的《2019年中国轮胎行业分析报告——市场形势监测与发展趋势预测》,2018年国内轮胎企业破产或解散的多达25家。

第一位财经记者在全国企业破产重组案例信息网上询问,自2018年以来,汽车零部件行业已有188起破产案例。

从主机厂购买的苏州一家汽车零部件公司的一名员工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自去年以来,南方一家自主汽车公司要求该公司降低成本,“每年降低一定比例的成本,这最初写在合同中。”然而,当今年付款时,制造商突然要求降低10%的成本,并拒绝签署或签署合同。"

他认为,汽车公司迫于市场竞争的压力,不得不大幅提高销量,放弃利润,汽车工厂的压力被一层一层地压下来,传递给不同层次的供应商。在这一链条中,处于二级或三级供应商地位且技术壁垒较低的本地零件公司面临的压力最大。

根据56家国内上市零部件公司的财务报告信息,近一半的国内上市零部件公司在今年上半年经历了净利润或亏损的大幅下降。净利润增长较大的零部件公司主要有以下特点:专注于新能源或汽车智能联网相关零部件。

上海一家外资零部件公司的一名工程师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主机厂在面对技术被外资企业垄断的核心零部件公司时,没有很强的议价能力。他认为,汽车零部件的低端制造也将在未来转移到劳动力成本较低的国家,就像手机等行业一样。中国本土零部件企业需要尽一切努力向上游转移,以获得稳定的市场定位和更强的抗风险能力。(应受访者的要求,李兰、金虎和倪云凯在本文中是假名)

时时彩信誉平台

 
 
推荐图文
消费升级浪潮下的“德粉”福音!十万买到纯正大众血统SUV 360旗下鲁大师挂牌上市,系中国首个硬件评测供应商
还在跑高速清理积碳?维修工:两个土办法,积碳很快全跑光 前8月销量大降19.5%,一夜回到10年前,自主品牌为啥突然
AI看市场|数据解读一汽-大众CC竞争力 奔驰终于不贵,月均销量5400台,后排宽敞,现仅17万出头
新宝马3系被用户嫌弃,买菜都嫌动力肉? 重要提示:今晚起福山四座大桥逐个封闭检测
全新换代雷凌凭什么打动众多年轻人 颜值与质感兼具!这几款高热度自主SUV总有一款适合你
法国水上出租车?目前已经测试完毕,2020年初开始运营 一汽奔腾T家族旗舰SUV 全新T99明日正式下线
推荐资讯
相关新闻
 
 
© Copyright 2018-2019 9irongrille.com亚东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